据透露
2020-06-28 16:1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有些评论就表示,有了“国家级贫困县”这顶帽子不仅可以少交税收,在财政转移支付上可享受额外补助,至于土地政策、项目确定等多个方面,累计起来的利好难以估量。正是因为如此,一些地方不惜动用公关手段,也要为自己争得一顶“国家贫困县”的帽子,尽管很多县早已摆脱了贫困,却仍然倾力保持“国家贫困县”的身份。

对于贫困标准他建议采用分权化的扶贫标准,即不同地区建立不同标准。“例如某些地方的人收入低于1000多块的贫困线,但可能并不贫困。因为当地的基础设施很好,教育、医疗等都不要钱。而收入高于贫困线的人,由于没有社会保障,生活水平可能是贫困状态。”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院长李小云在2009年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就表示,超过一半的贫困人口已不再集中于贫困县。三十年减贫后,贫困人口的分布呈现出“小集中,大分散”的特征。他们只是极小范围内聚集,可能在某些县集中,但已不再集中于592个县,贫困人口在贫困地区有,在中部地区,发达地区也有。虽然很多贫困县依然还很落后,但相当多的贫困县不但不再贫困,而且有的已成为新的县域经济发展的典范,这在以资源产业为主的西部地区更为明显。

或许正如有评论所说的,扶贫的终极目的是消除贫困,进而最大限度地追求公平正义,但现在暴露出的“富县戴穷帽”的问题,却消解了扶贫制度的良好初衷,甚至制造了新的不公平。要让扶贫政策和资金用在最需要救助的地区,需要有关部门形成比较完整的贫困监测和评估体系,挤干贫困统计数据中的水分,以刚性的制度设计和严格的退出机制杜绝“伪贫困县”乱象的出现。(文/中国经济网记者曹伟)

有分析认为,我国尚没有明确的“贫困县”退出机制,缺乏动态的评估体系和监督体系。一旦某县被认定为“贫困县”,除非该县自行申报“摘帽”,否则将一直能够享受扶贫政策和扶贫资金优待。这也正是很多县域早已摆脱贫困甚至跻身“百强县”,却一直死抓“贫困县”帽子不放的原因。

据介绍,国家贫困县的确认主体依据的是10年前制定的《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的评定原则是:国家确定各省名额总量,具体县则由各省根据实际情况分别确定。

刘福刚曾多次表示,全国百强县(市)的评价是针对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和县域科学发展的评价,是采用公开的、客观的、可比的、核心的县域经济数据对全国所有县(市)进行评价,评价结果以强弱排序增加可比性。评价坚持的原则是“三不原则”,即不收费、不发证、不授牌。

在谈到如何把资源的决策权、管理权、使用权交给穷人?李小云表示,扶贫开发不是大规模的经济发展,而是一个瞄准穷人的扶持计划。开发穷人的能力,但以政府为主搞不好。他建议,“农民可以在村委会的领导下组织起来自己做规划。资金完全可以由农民自己管理。财政部和国务院扶贫办正在做村级发展基金试点,改变过去的财政使用方式,把资金拨到村里,由农民自己进行资金管理、资金使用的监测。”

中国经济网记者从多方面了解到,“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在一些贫困县里,并不是经济发展缓慢的体现,而是个炙手可热、可带来种种实惠的桂冠。按照规定,由国家确定的贫困县,国家给予扶贫贷款、以工代赈资金、财政扶贫资金等专项扶贫资金。据透露,前些年仅内蒙古自治区的每个“国贫县”一年可平均分配到扶贫资金2000万元左右。另外在教育、招商引资等各个领域,国家都有明文规定的优惠政策。除国家的扶贫专项资金外,还有部门的资金支持,据准格尔旗扶贫办介绍,戴着“国贫县”的帽子,各垂直管理部门可直接向其上级主管部门争取资金支持,这部分资金更是可观。其次,每个“国贫县”都有中央国家机关、大中型企业定点帮扶,以及发达地区对贫困地区的对口帮扶。这些帮扶单位不仅带来了大量的资金,而且也带来了贫困县所急需的技术、人才和项目。

资料显示,全国县域经济总量占到全国经济总量的50%,而县域人口超过70%,县域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是全国平均数的70%,是全国中心城区的50%。刘福刚表示,我国县域经济间差异性也非常大,全国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最高的100个县的平均值是最低的100个县的平均值的15倍以上。

多种原因诱使脱贫不摘帽现象频现

截至目前,该所曾连续编制发布了十届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评价报告。那么百强县是如何评选的呢?“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评价采用公开的县域经济基本核心数据,数据来源于政府工作报告、统计公报、统计年鉴等公开资料。”中郡所所长刘福刚介绍说。而今年的《报告》在有关单位和专家学者的支持下,以权威的公开资料为基础,经过对资料的严格对比、核实、甄别,历时一年研究编制完成。中国经济网记者获悉,全国的百强县排序,全称叫“中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评价”,结果是综合多种主要指数评价出来的,而非评选出来的。

贫困标准差异化对待与扶贫资源下放或成为解决出路

此次“百强县名单”(含全国百强县、西部百强县、中部百强县、东北三十强县)由全国县域经济研究专门机构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以下简称:中郡所)发布。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该所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专门从事全国县域经济研究和服务的研究所,被誉为县域经济研究的“民间智库”。

而贫困县的具体名额分配和评定,变成了各省的行政裁决。具体名额分配缺乏量化标准,贫困县从“评出来”变“跑出来”。这里面,不排除贫困资格复审机制落后和淘汰机制阙如的客观原因,但更多恐怕在于各方逐利下的利益博弈的主观原因。

准格尔旗在2010年已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50亿元,增长21%;财政收入146.5亿元,增长46.5%;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000元,增长12.5%;农民人均纯收入8900元,增长12%。从以上经济数据可以看出,该地已经达到或甚至超过了东部沿海地区某些地区的发展水平。以其公布的真实经济指标入围百强县完全没有问题,那么类似准格尔旗的一些地方为什么还会出现在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名单中呢?

百强县名单如何出炉?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wbw192.cn定西辗拐信用担保有限公司 - www.wbw192.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