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
2020-08-23 15:0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免责声明:

老付家在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农村。2009年1月1日,他入职北京某工贸公司从事杂工工作,并与公司签订了4次劳动合同,截止日期为2013年1月1日。到期后,公司没有与老付续签劳动合同。

从老付受伤,到他申请到工伤赔偿待遇,已经整整过去了5年时间。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2017年底,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通过老付提交的辞职信,可以认定双方劳动关系已经解除,最终一审判决公司支付老付全部工伤赔偿267910元。

河北厚正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士谦表示:“通过劳动仲裁程序认定劳动关系过于繁杂,而且劳动者败诉的风险较高,不利于劳动者权益的保护,同时也给有限的司法资源带来了巨大压力。因此,应简化工伤处理的程序。”

但他同时表示,在现实中,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为了避免自己作为被告被拖入诉讼,往往将确定劳动关系这一争议焦点让劳动者另行劳动仲裁确定,这一点亟待有关部门研究解决。

张志友律师告诉记者,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指出,劳动行政部门在工伤认定程序中,具有认定受到伤害的职工与企业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职能。也就说,不经过劳动争议仲裁,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也可以通过相关证据直接认定劳动关系。

“住院期间,公司为我垫付了医疗费。但没给我缴工伤保险,按照法律,以后的工伤赔偿费用,应该由公司支付,可公司却说,已经给我花了几十万元治疗费,不能再赔偿了。”老付说。

2013年1月3日,合同到期后的第2天,工贸公司安排他前往南京地铁搅拌站从事安装工作。6天以后,他在工作中因罐体倾斜被撞入提升机坑里,导致双手骨折。

“这样一起案情并不复杂的工伤案,农民工却花了5年时间,打了6场官司,维权难度可见一斑。”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志友说。用人单位为了不赔偿或迟缓赔偿,利用繁琐的工伤程序使案件久拖未决的情况并不鲜见。

此时,一直不承认双方劳动关系的工贸公司,一改往日的说法,开始强调劳动关系并未解除,因此老付不能按照法律主张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两项工伤待遇。

2016年12月,老付向北京市丰台区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2017年8月,裁决仅支持了老付部分工伤待遇。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工贸公司不服,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近日,北京市二中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公司上诉,维持原判。

老付不服,向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公司支付全部工伤待遇。但在起诉之前,他向公司邮寄了书面辞职信,提出解除双方劳动关系。然而,公司表示并未收到辞职信,对此并不认可。

无奈之下,老付只能自行申请工伤认定,而第一步就是需要提交双方劳动关系的证明。因发生工伤时劳动合同已到期,老付遇到了难题。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wbw192.cn定西辗拐信用担保有限公司 - www.wbw192.cn版权所有